按摩师从他房间出来后她上前去扶他坐正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6-17 19:16

要怎么探寻,要多么幸运,才敢让你发觉你并不孤寂。

  他是在一个春天里遇见她的,那时母亲正在院长办公室里商谈着如何为他换上新义肢的问题。

  阳光透过树枝缝隙细碎地倾撒在他的身上,斑驳成影。

  他并非卫家亲生。因着自己的父母在反恐行动中因公殉职,与父亲过命的一个兄弟好心将他收留。

  卫庄只不过觉得待在休息室里太闷,避开了护士的看照自己推着轮椅出来闲逛。

  一路上不乏有人向这边投来复杂的眼神,那种感受不比一群医护同情地对待他要好受。

  事实上,他已经没那么在乎了。想想自己那么多年来被人残废残废地叫,怎么说也都习惯了那种异样的审视。

  到底人都是无法接受非正常形态的东西,自己这身不正常的躯干连带着心也不正常了起来。

  “我的小少爷哟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 正沉浸在自己阴暗的思绪当中,卫庄恍惚地听见有人在靠近他。

  少女慢慢在他身前蹲下,有些许发丝从脑后跑出来,她又轻轻别回去。“夫人该担心了,我们回去好不好。”

  虽然是向他询问,可在为他掖好毯子后便径自推起轮椅往回走。

  重新回到令人压抑的五楼,医院独有的消毒水气味使他好看的眉头皱得紧紧的。

  卫庄自个儿偷跑出去没多久,卫夫人简惜就与院长约定好手术时间从办公室出来。

  往休息室里一找发现儿子不见了身影,本就是温温柔柔,十分敏感的人,吓得以为他又要做什么偏激的事情。

  他今年二十五岁,简惜也不过才四十多的女人,算不上说老。却为了他愁得头发白了不少。

  “小庄的气色好了不少呢。”这家院长是母亲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面前这个男人也是看着他长大的。

  可他并不怎么喜欢医生这个职业,于是对身为长辈的沈院长只是不冷不热的态度。

  反正他面对谁都像个没有生气的木头,如此也没有什么大碍。

  “这么多年一直麻烦你,也不知道...”

  “什么啊,你我之间有必要那么生分吗。”

  卫夫人咬了咬唇,眼里还噙着泪。

  方才将他送回来的女孩此刻退在一边忙起自己的事,不时转头同身边的伙伴说着什么。

  卫庄停在电梯处,眼睛不离她半分。偏头又听了一会儿母亲与好友的对话。

  简单聊问了几句,母亲感激地向院长鞠了一躬。

  正要推他进电梯。 

  “简姨。”

  他面色淡淡看向不远方,薄毯掩盖下交叉的手开始泛起湿意。“我能换一个看护吗?”这话说着,卫庄的眼光暂时收回来了。

  盯着左手边的沈潮,理所当然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征问。

  似乎是这个意见有点出乎意料,简惜与沈潮同时愣住。

  他昂首用下巴指了指那位少女。四周安静,只听见他低沉和缓的声音响起:“上次您说帮我找一个随身的看护。我决定好了。”

  沈潮很快回过神来,顺着卫庄的目光看去。

  是个不怎么出挑的女孩,但透过曼妙的身姿来看,是有几分颜色的。

  尤其那双眼,撩人心神得紧。只是脸庞不施粉黛,放在精心打扮的成熟女性中再普通不过了。

  “说起来,她是刚刚转正的一批护士。”他深深看了眼少女,回头询问:“小庄真的确定好了吗?”

  在沈潮温和的微笑下,卫庄抿着唇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 “那好吧,我会跟她说明情况的。”男人笑起来时眼睛会不自觉地弯成月牙状,此刻他的笑意甚浓。

  “不过这可是小庄自己的选择,以后要乖乖接纳她才是。”

  以前也不是没有试着给他找过看护人,毕竟卫先生是领导,卫夫人也有自己的事业要打理。

  可卫庄的封闭心理实在太过厉害。就像是浑身长满尖刺的刺猬,还不等别人来靠近就先蜷缩着攻击了。

  虽然很疑惑他为何突然松口要人照顾了,但沈潮在送完他们母子上车后立马就找去了那个女孩的工作区。

  他看出那个孩子纯良无害,如果这能成为改变卫庄后半生阴郁处境的机会,他什么都愿意做。


预约请加客服微信
xiancbc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