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感觉,胜过世上最好的按摩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5-19 11:44

        蜀国多仙山,螺髻居其一。

        四川的仙山虽多,但一个人的时间却有限,那么,利用假日,趁着自己在凉山工作的便利,就近去爬一爬向往久之的螺髻山,泡一泡它怀里的暖暖的温泉,于凡夫俗子的我,岂不是一件赏心悦事?

      于是同事一提议,心即欣然。驱车近四小时后,午时许,便抵达螺髻山山麓的螺髻山镇。镇因山名,作为旅游城镇,与发达地区的相比,嫌其小,同凉山彝区其他乡镇相比,则爱其大且繁华。就整个凉山彝区而言,是乡多镇少,说明经济社会结构尚处于农业为主的第一产业阶段。

      在镇上用了饭,罗镇长和副书记带我们上山,至索道口,镇长好客重义,掏腰包替我们买票,套票每人220元,数票累加,真是一诺千金!此情此义,不知何以为报?!

        坐亚洲第一缆车上山,海拔从2000米到3500米,垂直1500米的距离,任由缆车扶摇直上!于是足底失根,云脚生风,胆大者环顾六合而顿生豪气,胆小者唯有闭目而免心虚!缆车悬空滑行约40分钟后安然着陆,回看来时路,尽在暖阳中。

树木突然高大起来、浓密起来了。

        据我所见,凉山地区海拔3500米以上多为草甸,纵有树木,俱各矮小,鲜见参天大树,更不见郁郁成林。螺髻山则不然,树木笔挺云天,枝柯交接,葱茏蔽日,大片大片的生长在坪地、山凹、峰背、云脚处。这些树,苍老至极,大多需二三人才能合围,树龄或三百年,或八百年。腰粗,但不弯,年老,但背不驼,它们枝叶四横,遒劲有力,尽似铁骨铮铮的好汉!有的树破了,断了,又从破处、断处续筋接骨般地复活过来,重新焕发青春活力;有的树终于枯了、死了,却依然不肯倒下,不肯辜负上天的好生之德,就算叶落了,枝断了,也要站好桩,而且站得笔直,用遗体向死神示威,显示生命的尊严。每逢见这样的树,我就不禁驻足,投以敬意的目光。它们使我想起烈士的样子。

      这些螺髻山的树,它的名字叫冷杉。

      冷杉为中国特有树种,主要分布于川西南高海拔地区,如大渡河、青衣江流域、金沙江、安宁河流域的高山上部。它需要温凉的气候,多云雾的山地、良好排水的腐质酸性土,需要2000-4000米的海拔,如此,它才得以生、得以长、得以成林。它质硬而不易腐,是加工后作铁轨枕木的上佳木材。杉树之名,曰冷杉,是言其适宜生长的气候,杉树之心,它却有火一样的热情,其在生,执着于活着,其在死,裁身成段,枕着于车身,以之托起万千旅人回家的路,有了路,则通,通了,则不痛,于是乡情、亲情、爱情各自安然无恙。

      怀着暖暖的心情在冷杉林里行进。路,蜿蜒曲折,那是用冷杉木镶接而成的木板路,上面覆以金属的格网,防止雪季行人滑到。路不算窄,栈道一般架设在浓郁多负离子的冷杉林里,在上面走走停停,闭眼吸一吸林中饱含负离子的空气,张眼时,透过树叶缝隙的阳光星光一样的洒在身上,斑驳成幻,你突然会觉得生活原来如此美好! 有时候前面会跳出一只松鼠,蹦极一样地在木板路上跳来跳去,或朝你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,而待你走进,它尾巴一扬,脚一蹦,一跃而遁入密林高枝,却再也不见了。

        走了一个多小时,才出密林,突觉眼前豁然,湖光夺目,原来,身到黑龙潭矣!

黑龙潭彝语为蜀伙阿诺,意谓黑龙栖息的天池。在螺髻山上众多的冰川湖泊中,黑龙潭最大,由于光线的作用,人俯瞰或遥看,湖水呈为墨绿色,故名之以黑龙。其实,当走近潭边,水却如美女明眸,清澈见底,一点都不见得黑。

      环黑龙潭有木板路,依岸势而蜿蜒。沿路时行时驻,近看湖影天光交相辉映,水荡锦鳞,湖略清风;远眺烟霏林箐岚光幻彩,玉峰环合,笔插青昊,人坐此地,真疑心身在世外了。

        龙潭虽美,不可逗留。五点半下山索道就要关闭,我们在每个景点只得稍息。所以只能识其大体,无可细赏,仅做跑马之观花。

      于是继续攀行。黑龙潭以上,尚有五六处景点,多是幽幽海子。上去的路,渐加陡削,而杉林愈密,杉木愈大、愈老。由于自己感冒未愈,加之海拔已近4000米,高反乍起,陡觉吃力,每走三五步,凭栏稍息,仰胁抚膺,张口纳气,此时此际,赏心演为伤心,悦事变成苦事。呜呼!不复道哉!

      经过阿鲁崖、抵达仙草湖,就算到了线路的最高处。螺髻山仙草湖也是冰川运动留下的冰蚀湖,湖里长草,叶柔而细长,贴水而生,草随波动,整齐划一,如同长袖飘飘的美女群体舞,阳光下,在湖的四周形成一个环行的水草圈子,状若美丽辉煌的金色花环。相传,彝族美女甘嫫阿妞与爱人在这里告别,忧伤之时,阿妞落泪成湖,飘发为草,形成了这美丽忧郁的仙草湖。

        阳光下的仙草湖只见妩媚,不见忧郁,这大概是我的高反消退了的原因吧。

      下行的路就要好走多了,一样木板路,我可以欢快地小跑,可以松鼠一般的跳跃了。大约是‘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’的心理,看过了黑龙潭、仙草湖,后来之牵手、玉髻、幽恋诸湖,要么狭小,要么干涸,诚不足观矣!此种感觉,如同清人吴楚材兄弟之看古文,由周至明,得二百余篇足矣,其余可以止观。

      大家遂加快脚步,朝索道口而去。原本计划步行四小时的路程,三小时左右即告结束。坐上缆车下来,回望螺髻山,已是夕阳如橘,橘色的辉光里,那片不曾去得索玛花林,在岚烟之中灼然成锦,散发出浓郁的春天气息,突然觉得这青翠挺拔的螺髻山,好似彝族少女头上青螺,它矗立在天际,也矗立在四月的人间,它高高在上,也温情脉脉,暖意动人。

        而明天,我将要躺在你的怀里。


预约请加客服微信
xiancbc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