洗澡按摩,干洗,他是长客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6-06 11:39

胡幺村出名,也出怪事。

哪个村都会有几个活宝土人物。既然是土人物,必然是村里坊间,人们口头的焦点人物。孙大炮就是那些土人物活宝中的一个。

孙大炮,六十多岁,本人其貌不扬,不是慈眉善目,到有些秃败顶。村队人都叫他孙大炮,本名孙长光。本名不叫都叫孙大炮,自有其道理。外号好叫也顺嘴,老辈和一代人都叫孙大炮,后辈一些人都不知其本名叫什么了。

孙大炮爱抽卷烟,卷的象大炮,说话做事都象大炮。村人就这么叫他大炮了。

孙大炮之所以出名,并不是他为胡幺村做出多么伟大贡献什么事。就是他的人为行事招惹出来的。孙大炮,人不咋的,除了大炮外号,另外还有外号一大串。什么,老流氓,老色鬼,老猎枪,这些外号都是和一个色和不好有关。在胡幺村,不知道队长书记是谁,却没有不知道孙大炮的。孙大炮在胡幺,可以说是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,男女老少,全村没有不知道孙大炮的。

孙大炮爱讲黄色段子,爱说流氓话,孙大炮的色,是出名的。生产队大集体那会孙大炮在那方面可是活跃分子,那会表现尤为突出。那代人没有不知道的。不得说,孙大炮的确是个角色,很能搞笑。

孙大炮除了色一些,也没什么不好坏毛病。

孙大炮经常大半夜不睡觉,趴人门缝,扒人墙头看人女人在院里洗澡擦身子,要么偷看女厕所,再就是哪有新婚的,贴人后墙根扒人后窗偷听人两口子房事。

孙大炮本人就是喜欢琢磨男女那点事,对这一不良嗜好乐此不倦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是一辈子的事了,到死也改不了了。

对孙大炮这一不好毛病,胡幺村人拿他没办法,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事,况且他也没落实去祸害,做出坏事。

孙大炮是有名的把头,胡幺村哪家红白喜事,都会找他给问事管事。他从他爹那学过一套专门管红白喜事的本事。红白喜事各方面道道讲究又多,他懂得,他是专业。胡幺村乃致附近几个村都会有人找他出面给过问事。

孙大炮的确能很负责任,很好的给过问好事,各方面该省的省,根本不用事主操心过问。

胡幺村人拿他孙大炮没办法,可有时又觉得不能没有他,没他就不热闹了。他到哪里,哪里就有笑声,气氛就活跃,就特别热闹。

生产队大集体那会生活落后穷的很,连电都没有,那会没什么开心娱乐,就是靠说笑打闹。

孙大炮那会就和他老爷爹一样有色的传统,又能说会道,油嘴滑舌的很,也很得人喜欢。生产队那会,孙大炮的这一嗜好,得一极致发挥,队里有他干活都有劲,那会真是热火朝天。

在地里干活休息时,解闷解乏就有人生点子搞点小动作笑话。孙大炮就讲黄段子,和一些能说能乱的女人打闹,占女便宜。生产队男人女人打闹,出格,拿谁开心说笑是常有的事。经常有女人男人追打满地,抱着满地打滚,你掐我,我打你。男人女人都不服,奋力反抗翻滚。男人挑逗女人打闹,就是为占便宜揩油,有意让女人占上风骑身上打。

女人就骑男人身上,打男人脸,打打男人嘴,哪得手打哪。

男人被骑身上打,嘴不闲着,说着下流骚扰话。泼辣厉害女人,没什么顾及,抓打男人那东东,直打的男人熬熬叫求饶为止。男女打闹都是心知肚明的事。也不恼不记仇,就是图一开心热闹。打闹有时是一男一女,有时是两口子,有时是两三个女人收拾一个男人。

两口子是一个组干活,男人或女人被说了,两口子并肩作战,一致对外。孙大炮那天就惹到一强悍女人,结果被那女人追满地打。

那女人生的是牛高马大,自己男人历来不敢跟他吹胡子瞪眼,都是女人说怎么就怎么。

那次孙大炮为占那女人便宜,说女人男人不中用,和女人打闹起来。孙大炮不是女人对手,几次被女人打倒,骑在身上打。

孙大炮使心眼,腾出手挠女痒,女人没抗痒给孙大炮压到身下。女人就挣扎反抗。两个人打着闹着不打了。女人打了孙大炮一耳光,起身跑河边洗脸去了。

那一耳光打的特别响。男女玩笑打闹,都是有分寸,下手打知道轻重。这一耳光打的让人意外。本来围一圈起哄,刺激热闹的人,也不起哄了。

孙大炮倒没恼,看着女人跑一个劲坏笑。

那女人和几个女人一次闲说,才传出孙大炮被打一巴掌是怎么回事了。

“那个死不要脸的臭流氓下流坯子,居然还真想占他老娘便宜,骑身上说话,他那……”

几个女人大笑起来,笑出眼泪来。


预约请加客服微信
xiancbcb